太空追逐者马纳斯维·林加姆

凯时旗舰厅App下载

2021-06-10

5月25日报道美国真正冒险网站5月18日发表题为《太空追逐者》的文章,作者为朱莉娅·梅特罗,文章称,在成为天体生物学家的道路上,马纳斯维·林加姆独辟蹊径,他认为智慧外星人是存在的,与外星人交流是可能的,他与导师合著的教科书《宇宙中的生命:从生物特征到技术特征》即将出版。

全文摘编如下:大约在2000年,在印度,12岁的男孩马纳斯维·林加姆跟着祖父走在海得拉巴繁忙的公路旁。

他对祖父关于世界宏观问题的智慧极为着迷。

古往今来,许多孩子凝视着天空、太阳、星星,好奇地想着:那上面是什么样?我们看不到的是什么?在别的地方还会有生命吗?马纳斯维·林加姆长大后,到孟买的印度理工学院攻读工程物理学。

他笑着说:我在印度学的是工程学,因为很多人都学这个,为的是更好找工作。

第三世界国家的人不能不考虑这个因素。

然而,马纳斯维患有感音神经性听力损伤(SNHL),很多声音都听不见或听不清。

他扬长避短,转行到一个没有新思维就无法生存的领域,成为佛罗里达理工学院天体生物学、航空航天、物理学和空间科学助理教授。 2021年,他和导师准备推出第一本关于与外星生命交流的教科书。

我采访了马纳斯维。 这次采访让我难忘,因为我跟他一样有轻度到中度的听力损伤。

同样令人难忘的是,我们讨论了如何与外星人交流以及它会如何影响人类未来的走向。 天真论文马纳斯维2010年以研究生身份来到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当时的初步打算是主修凝聚态物理学。 后来,他决定从数学的角度来研究等离子体物理学,觉得等离子体物理学具有一定吸引力,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解决能源危机。 取得等离子体物理学博士学位后,马纳斯维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助理。

在那里,马纳斯维决定尝试以天文学为毕生追求。 那时候,关于寻找外星生命的思考和讨论都还与等离子体天体物理学的核心相去甚远。 他试着把论文提交给一家杂志社。

对马纳斯维来说,他关于与外星人交流的研究取决于非微生物外星智慧生命的存在,而这在天文学领域并未达成共识。 马纳斯维提交这份论文是在冒险。

幸运的是,他的天真给他带来美好的经历。

这篇题为《星际旅行与银河殖民化》的论文在《天体生物学》杂志上登出,对一个年轻的科学家来说是莫大的荣誉。

马纳斯维指出,金星上的微生物生命迹象正式发布后并没有受到媒体的高度关注。

微生物生命似乎与我们的生命差别太大,根本激发不了人们的想象力。 太空侦探合常理的预见性,那是因为这一切以前恐怕就发生过。 2017年10月19日,我们有史以来第一次探测到一个星际天体来自未知的另一个太阳系穿越我们的太阳系,后来将其命名为奥陌陌星。 阿维·洛布教授在哈佛大学组建了一个团队,他认为,这个天体可能是外星人设计建造的。

马纳斯维就是其博士后太空侦探团队中的一员,此时他已经以博士后研究员身份加入哈佛-史密森天体物理学中心。 他们调研了奥陌陌星是人造天体的证据。 洛布的团队发现,仅仅提出奥陌陌星是否标志着有非微生物生命存在的问题就会遭到科学界的抵制,科学界竭力回避考虑外星智慧生命。

在洛布的指导下,马纳斯维与另外几位崭露头角的科学家一起着手破解奥陌陌星之谜。

马纳斯维解释说,奥陌陌星的密度透露出某种特殊的东西。

团队花了半年时间分析奥陌陌星,质询它的性质。

2018年11月,哈佛-史密森天体物理学中心的这个研究团队在《天体物理学杂志》上发表论文,暗示该天体不是一颗活跃的彗星。

到2019年7月,奥陌陌星是人造天体的看法遭到的反对愈发强烈,包括在《自然·天文学》杂志刊登的一篇论文中。 写书计划虽然马纳斯维从赴美求学以来较顺利地适应了美国文化,但越来越多的美国白人出于有意或无意的仇外心理,始终不把马纳斯维视为他们当中的一分子。 鉴于alien(外人;外星人)一词的双重含义,移民经历让他能够设身处地看待外星人来自另一个星球的外人。 许多人觉得移民群体与众不同,并以此为由忽视他们、害怕他们。 在2018年初发给马纳斯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阿维·洛布提到他正在读1966年出版的《宇宙里的智慧生命》一书,其作者是卡尔·萨根和约瑟夫·什克洛夫斯基。

洛布和马纳斯维讨论了书中依然具有开创性的科学思想实验内容。

马纳斯维说:那是当时为数不多采用统一视角的论著之一。

它谈到了生命的起源,还谈到了智力与技术。

阿维读了那本书,说它写得非常好……我很惊讶后来再也没有包含这类思想的书。

洛布和马纳斯维决定自己写一本关于与外星人交流的书,把它当作教科书,当作将来这种交流不可避免地到来时可参照的手册。

马纳斯维解释说:天体生物学方面的书几乎只讲微生物生命,搜索外星文明研究所的书则只谈技术先进的智慧生命。

我们的主要目标是让两者并驾齐驱,并证明两者是互补的,相互之间有着深厚的联系。 在谈论《宇宙里的智慧生命》一书后不久,两位科学家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了哈佛大学出版社,后者很感兴趣。

以往出版的作品往往要么探讨微生物生命的存在,要么探讨外星文明研究所搜寻智慧生命迹象的成果,却极少双管齐下。

稳妥一点在成为天体生物学家的道路上,马纳斯维独辟蹊径。 这是一条曲折的路,但我常常觉得,我走过的每一步尽管未必都与天体生物学直接相关,却都让我学到了非常有用的东西。

未来必然总是会超出未来主义者的预料。 包括马纳斯维在内的科学家们认为,与人类相似或超越人类的智慧生命很可能是存在的,但他们不知道外星人会如何回应我们。 因此,从事太空研究的科学家们在是否应该与外星人进行联络的问题上意见不一。 众所周知,已故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曾提出:如果外星人与我们联络,我们必须置之不理,否则会有灭顶之灾。

保持静默是最佳办法吗?马纳斯维说:主张播发信号的往往是乐观阵营的人,并不认为外星人注意到我们或者造访我们会有很大风险。

反对发送信号的人认为那肯定会有风险,因为我们对外星人的动机一无所知,不知道他们是敌是友。

马纳斯维说,外星人也可能会主动与人类联络,而没有哪位语言学家能破译其信息。

在这种情境下,虽然人类和外星人之间建立起通讯,但无法理解彼此的意思。 马纳斯维等人的研究基于这样的假设:智慧外星人是存在的,交流是可能的。

有新的发现就有希望,就在2020年9月,天文学家发现了一种再度表明微生物生命存在可能性的化学物质。 马纳斯维和洛布就这件事合写了一篇论文,他说,要了解太阳系是否有微生物,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他和洛布合写的教科书《宇宙中的生命:从生物特征到技术特征》定于2021年6月出版。 马斯纳维认为,如果与外星人接触,最好稳妥一点,以免人类被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