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一晚的高端网红民宿,值吗?

凯时旗舰厅App下载

2021-05-11

BedBreakfast形式的民宿最初之所以盛行于欧美地区,是因为这样的房间价格低于酒店,让很多独自背包上路的年轻人或拖家带口度周末的家庭也能负担得起。 然而网红民宿发展到今天,大部分都早已远离了以经济实惠为初衷而诞生的民宿概念。

由于民宿大多自主定价,经营者通常会随行情自由调价,在旺季出现虚高价格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比如在今年年初,海南当地一套可住4人的独栋别墅民宿,单日价格就从平时的4000多元,涨到元旦当天的万元。

而位于金华野马岭村的一幢300平方米左右的民宿“民国楼”,也以2万元一晚的价格被媒体称为“中国最贵民宿”。

虽然其创始人表示这只是整个民宿建筑群中面积较大空间较多一幢的价格,他们也提供较为亲民的平价房间。

但是从各大预订平台显示的价格来看,即使是该品牌的平价房型,日单价也要在2000元左右——这也是现在大部分网红民宿的平均价格。 即使这样,出行旺季时的网红民宿仍是一房难求。

均价近万一晚的“不舍·野马岭”(图片来源:携程旅游)然而想要打造一个网红民宿,从初期的投资改建、设计装修、到后期宣传推广,统统需要大量的成本。 和传统连锁酒店不同的是,前期的成本价格在民宿落地运营时往往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又由于很多网红旅游地以及季节性的目的地在旺季和淡季客流量相差极大,很多民宿只能依靠旺季赚钱。

可是房子就在那里,即使是淡季没有生意赚不到钱依旧需要维护成本。 这也就需要民宿主们靠拉高旺季的价格将收入打平。 再加上前期购房或租房的投入以及聘请设计师甚至知名建筑师事务所进行室内装潢改造的费用,高端一些的网红民宿买到几千甚至上万一晚虽然夸张,有时也是不得已之举。

网络时代短视频、小红书的传播力量更不容小觑,谁也说不准下一个网红旅游地是哪,谁也不知道现在的网红旅游地还能红多久,很多只想做个生意对民宿没什么情怀的民宿主也会选择借目的地成为网红的东风,顺势涨价大赚一笔。 高定价、高曝光率,让民宿产业看起来欣欣向荣。 然而讽刺的是,还是有很多民宿主并没有赚到钱,甚至在跟风入行后惨败而归。

重庆的网红民宿受众与将重庆这座城市变成网红的抖音受众高度重合,加上民宿行业较低的准入门槛,几年内重庆民宿数量暴增,最终导致市场上供大于求。 为了在旺季提升入住率,一些民宿主们开启了价格战,甚至不惜以远低于基本维护费用的优惠来拉取客源提升人气。 资金实力雄厚的民宿品牌也许可以挺过这样的市场波动,对个体经营的民宿主们来说则不大可能。

外加受到疫情影响,旅客们不敢再提前一两个月预定房间,往往是提前半个月甚至提前一周才开始预定,但即便这样,仍有不少顾客会在最后一秒选择退单。 即使是在一些热门旅行地,今年的旅行旺季里民宿订单量没有减少的情况下,单价也比往年低了不少。 外加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媒体平台开始启动与第三方平台合作,大规模引进民宿品牌并开通直连预订功能,越来越多的顾客开始倾向于通过种草视频、种草笔记直接下单。 以目的地搜索后在预订平台上进行展示的传统宣传方式对于民宿来讲效率已越来越低,要想吸引90后、00后这样的出行消费中坚力量,民宿经营者们也要会讲”他们的语言“。

新媒体玩得转对于一些体量较小的民宿来讲尤为重要,依靠合理的运营,来自小红书的订单甚至可能占到总量的三分之一。

这也让民宿主们必须追着用户跑,不得不将自己的民宿打造成网红爆款。

只是不知道当潮水退去,又有多少过气网红要被晒干在沙滩上。

当越来越多的高价网红民宿涌到游客的眼前,另一个问题也随之出现:这些比星级酒店还要贵的民宿真的物有所值吗?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住宿”是旅行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如果花钱真的能换来好的体验,也不失为旅行的一个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