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之光照耀打赢征途

凯时旗舰厅App下载

2021-06-08

科技之光照耀打赢征途当人类社会即将踏入21世纪的“门槛”时,一场由信息技术革命引发的浪潮,向军事领域席卷而来。 一时间,战争形态、战场环境、作战样式、指挥手段等皆发生革命性变革,我军也迎来了训练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场深刻革命——向科技要战斗力,走科技兴训发展道路,以赢得未来高技术战场上的主动权。 从“三两招”到“大热潮”——科技练兵发轫于基层创新这是5张泛黄的《解放军报》。 从1998年5月23日起,其头版连续刊发了这样的报道:《点燃信心之火》《群众中蕴藏着无穷伟力》《高擎科技强军旗帜》《让“三两招”之树常青》《新招法引来新变革》……这些报道介绍了原沈阳军区某集团军立足现有武器装备,通过学习运用现代科技知识,开展“以劣胜优三两招”活动的实践。

据作者回忆,这些稿件发表后,受到全军广泛关注,一些部队自发派人到这个集团军学习参观。

之所以会引起如此轰动,是因为该集团军的探索,为当时全军部队思考解决“高技术条件下如何与强敌作战、打赢战争的招法在哪里”等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 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高技术局部战争登上历史舞台,战争形态由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转变。 这场新军事变革引起中央军委的高度关注。

江泽民同志三次参加关于海湾战争的座谈会,提出要看清国际形势的变化,研究将来的战争究竟怎样打,要下大气力发展国防科技,在武器装备上要有“杀手锏”。

1993年1月,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制定了新时期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提出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放在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上。 1995年12月,中央军委扩大会议通过《“九五”期间军队建设计划纲要》,明确提出科技强军战略和“两个根本性转变”的战略思想,即在军事斗争准备上,由准备应付一般条件下局部战争向准备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转变;在军队建设上,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 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1996年冬,原沈阳军区某集团军“钢铁七连”用制式和简易材料,对阵地上的掩体、交通壕和武器装备进行综合伪装,成功骗过了“蓝军”的立体侦察。 这引起了该集团军的注意。 如何把来自基层官兵的新理念新实践,形成推动整个部队训练质量跃升的原动力抑或新模式?在原总部的支持和指导下,该集团军作出关于开展群众性科技大练兵的决定,提出“学科学、科学练”口号,由此拉开了“以劣胜优三两招”练兵活动的帷幕。 原总参谋部一位领导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当“三两招”“小点子”“小建议”在部队全面普及后,作为部队领导在想着一个更大的问题:怎样把这种群众性的练兵热情升华到理性。

1998年9月,原总参谋部在原沈阳军区某集团军举办“辽阳集训”,系统总结了全军运用高科技知识普及深化训练改革成果基本经验。

在中央军委的推动下,全军迅速兴起“科技大练兵、一切为打赢”的群众性练兵热潮。 从“抓训练”到“强装备”——依靠科技进步推动部队转型京郊燕山脚下精兵云集,渤海海域战舰巡弋,内蒙古草原铁甲疾驰,东北密林导弹矗立……2000年10月,全军科技练兵成果汇报演示在四地同时展开,来自天南地北的万余名官兵,面貌一新地出现在千里沙场。 这次汇报演示昭示着,科技进步,正在成为推动训练转型的强大引擎。

从世纪之交回溯,正是在科技大练兵热潮中,明确提出了军事训练面向新世纪发展的科技兴训战略思路,决定把科技素质训练作为军事训练的核心要素,把基地训练、模拟训练等先进手段作为军事训练的基本模式,把增强官兵综合素质和部队整体作战能力作为根本目的,把学习运用高科技知识贯穿训练全过程,使科学技术真正成为推动训练发展和提高打赢能力的主导力量。

转变!转变!2001年,在广泛吸取全军训练改革成果和科技练兵经验的基础上,原总参谋部颁布了新的《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首次对全军各军兵种训练内容进行了规范,为实行“联战、联训”奠定了基础。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向科技要战斗力,同样在装备领域开花结果。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我军各军兵种认真贯彻科技强军、质量建军方针,加快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在航空、航天、船舶、兵器、军用电子、工程物理等方面取得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成果,在微电子、信息、传感、通信技术等方面实现重大进展,特别是一批尖端武器的突破,为我军武器装备现代化建设奠定了新的重要技术基础。

从“单一型”到“复合型”——部队官兵整体素质显著提高“当你看到外军指挥系统一秒钟处理几万个数据,指挥战争效率成倍增长,而我军指挥员们还用铅笔在地图上点点时,作为一个中国军人,你不着急吗?当你看到外军炮兵采用一个不同方法,就能用100发炮弹打出200发的效果时,作为炮兵指挥员能不奋发进取吗?”这是世界军事发展初露信息化端倪时,原沈阳军区某团参谋长、“献身国防现代化的模范干部”苏宁在日记里写下的一段话。

他的一连串问号,直击当时我军指挥员的“能力之痛”。

有这样一组数据:1980年以前,我军具有大专学历的干部不足10%,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大专以上学历的干部占到%,能力素质单一是通病。 当时,从打仗的角度看,高中级干部最欠缺的是两个方面的东西,一是高技术知识,二是联合作战指挥能力。 科技大练兵,搅动我军人才建设的“一池春水”。

——上到顶层设计,中央军委、原总部下发《军队院校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关于加强参谋人才培养的意见》等文件,对新型军事人才的培养使用进行规划和部署。

高级指挥干部培养向诸军兵种联合战役指挥教学转变,中级指挥干部培养向联合战役背景下的军种合成指挥教学方向发展,军兵种知识交叉轮训、网上首长机关对抗演习、网上参谋“六会”作业在全军范围内如火如荼展开……——下到部队实践,在科技强军战略召唤下,座座军营学习高科技知识蔚然成风,涌现出一大批学科技用科技、勇于迎接新技术革命挑战的复合型人才。 截至2000年,全军已有博士、硕士万名,硕士团长、博士舰长、博士师政委、硕士副军长等相继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