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通车]时代变迁中的就业观

凯时旗舰厅App下载

2021-05-10

  在去年于广州举办的中国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上,选手们在参加电气技术竞赛。

魏劲松摄(资料图片)  近日,“今年高校毕业生909万创历史新高”再成热议话题。

两个多月后,这些毕业生就将走进社会寻找工作。

  今年的就业形势如何?年轻人有什么期盼?让我们听听年轻人对择业的真实看法。   不要让产业工人“断代”  █吴宽上海马努艺术创建人  我们公司从事创意设计,与制造企业是背靠背的命运共同体,经常深入工厂,驻场品控。   前段时间,两名女性员工从公司离职了。

一个是刚毕业的海归设计师,负责产品设计;一个有20多年工作经验的制程工程师,负责生产工艺导入。 她们平时都需要下工厂,与各种产品工艺以及工人打交道,将产品从纸上变为现实。 按说她们已不是一般产业工人,而是工程师设计师,但还是另寻他途了。

  以刚毕业的海归设计师为例,家里花了大心思培养,费钱费力,寄予厚望,估计不愿孩子下工厂,怕脏累,在亲戚朋友面前,也不够有面。

女孩子尤其如此,唯恐嫁不到好人家,更谈不上阶层跨越,下一代如此循环,没个盼头。 什么都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来得实在。

  从两名女性员工离职,回顾这几年上游制造行业越来越严重的“用工荒”,我真担心咱们国家会不会出现产业工人“断代”?  现在许多年轻人,包括他们的父母长辈,普遍不看好技术工人这个职业。 面对就业,选择很多。 上个短训班,就能去游戏公司上班,不脏不累;从事网络直播带货,个人产值可能比一家公司还高,既风光又实惠。

从父母心理出发,孩子大多是独生子女,宁可在家啃几年老,也没必要急着让孩子进工厂,“廉价出卖劳动力”,在“社会底层”干一辈子。

  如今,不是企业招不到人,而是制造企业招人难。

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等行业,求职者还是很多的,与制造行业争夺人力资源是不争事实。 这种现象不仅在中国,发达国家也普遍存在。

  社会越发达,产业链越是往高端发展,制造业也需要全面产业升级,发展高端智能制造,但配套的人才培养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薪酬待遇和社会地位也没跟上,制造业与年轻人之间有越走越远的危险。   在我看来,未来制造业会越来越多地应用机器人,而高端智造需要大量高学历、高技能的产业工程师,包括女性在内的年轻人完全可以在制造业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自己、为国家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微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