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军:我虽双眼红肿,但所见清澈

凯时旗舰厅App下载

2021-05-31

  ▲张鹏军在采访护士。   这一次也是首次有记者进入新冠肺炎重症监护室纪实。 话题“央视记者深入武汉医院隔离区采访”登上微博热搜,阅读量接近4000万。 总台记者率先探访隔离区的新闻在央视新闻频道多档栏目播出,被全网转发。   《东方时空》专门与我进行直播连线。

在这场关于记者手记的直播中,我用两个字和三种颜色表达了自己的感受:两个字是信心,三种颜色是红色、白色、黑色。

  这条新闻和我们之前的新闻稍有不同,没有一句解说词,我们只是忠实地记录。 这个片子不是一个人的人物特写,而是很多人在说话,是个群像表达。

这些人传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那就是我们的片名——《信心》。

其实进入隔离区拍摄之前,我心里是没底的,但去了之后,却发现所有的人带给我的就是两个字:信心!  谈到感受,我想用三种颜色来表达:红色、白色和黑色。

  第一种颜色是红色。

我所进去的隔离区在武汉被叫作“红区”。 红色有警戒的意思,意味着到了这个区域之后,病毒无处不在,危险就在身边。

当踏进隔离区的时候,我心里在提醒自己,这是“红区”,小心再小心。

但是,当路过第一间病房的时候,我感觉思想上有变化了,因为我听到了笑声。

笑声来自于第一间病房,这里面住着三个病人。

他们经过治疗以后都有所好转,而且他们之间有了友情,所以他们经常在一起开玩笑。 这时我旁边的医生说:“你看,小伙特别年轻,37岁,我真的害怕他这么年轻就走掉了!”当时,我听到这句话,就想什么叫医者仁心呢?可能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红区”的红不仅是有警戒的意思;太阳也是红色的,红色是暖色调,它还意味着温暖和希望!  第二种颜色,我想说白色。 在隔离区,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笑得出来的,就像我们记录的一个患者,他被转到了重症监护室,医生正在下达病危通知书。 医生拿起他的胸片说:“你看,他的肺两侧都发白,白色越多意味着感染的面积越大。 ”这是我第一次对白色产生恐惧;可当我再退后几步,看到好多身着白色隔离服的医生护士——他们聚集过来,他们奔跑起来,他们在抢救生命。 这白色的人墙,是安全感。 这白色,是白衣天使的白。

  还有一种颜色是黑色。

在采访护士朱海秀的时候,她一抬头,我透过护目镜看到她的黑眼圈好重,我就问她“累吗”,她说累倒还在其次,因为轮班可以休息,主要是心理压力大。 她还说,到武汉来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家人,因为她觉得作为医护人员,救人是责任,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理由推卸。

她是1997年出生的,甚至可以说她还是个孩子。 她的心理压力,在那一刻我可以体会得到,也肃然起敬。

护士的黑眼圈是黑色的,黎明前也是黑色的。

但这黑色却是给人以希望的黑色——曙光终将到来。

  这段直播态记者观察再次形成热点,被中国传媒大学专家、学者撰文好评。 随后的日子里,我几乎每天都在医院隔离区采访。 2月18日,我跟拍的医生出现发热症状,采访被迫中断。

我作为密切接触者也接受了检查。 那一天,我甚至动了写遗书的念头。 很幸运,经过检查,我的采访对象只是一次普通感冒。 而我的检查结果也显示未被感染。 但是,经历了和病毒擦肩而过让我明白,每一个在一线的人都会害怕,因为我们的心里有牵挂。 我以《牵挂》为题,又专门做了新闻纪录片,采访了隔离病区里的患者和医护人员。

当他们的牵挂被剪辑到一起,我看到每个人背后的家庭都不容易,但他们都因牵挂选择了坚强,选择了奉献。

这份牵挂,对患者来说是坚强的理由。 而对于医护人员来说,牵挂背后更多的是家国情怀。 我问到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来武汉呢?他们给我的回答里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国家需要”,还有一个是“我是党员”。

也是这条片子引发了网友对“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和“舍小家为大家”的情感共鸣。